<legend id="wyipy"></legend>
  •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logo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網絡文藝

                                          接續“文脈”,重系“國運”:從《搜神記》“重寫—再造神話”,到網絡文學重構“命運共同體”

                                          2017-10-16 來源:  作者: 莊庸 安迪斯晨風 柯靜雅
                                          摘要:  作家檔案  樹下野狐:原名胡庚,畢業于北京大學,現居上海,中國作協、上海作協會員,上海網絡作家協會理事,被譽為“本土奇幻扛旗人”“北大蒲松齡”。2001
                                            作家檔案
                                            樹下野狐:原名胡庚,畢業于北京大學,現居上海,中國作協、上海作協會員,上海網絡作家協會理事,被譽為“本土奇幻扛旗人”“北大蒲松齡”。2001年7月開始創作的《搜神記》,開創了“中國新神話主義”的東方奇幻風格,與其續作《蠻荒記》被稱作中國奇幻小說的巔峰之作。另著有《仙楚》《光年》《不周記》《云海仙蹤》等。
                                            
                                            《搜神記》是福建著名網絡作家樹下野狐的一部長篇網絡小說。這部小說最早于2001年在“幻劍書盟”上連載,獲得網友們的青睞,歷時兩年完稿,被認為是東方奇幻小說的開山之作,樹下野狐也被譽為“中國本土奇幻扛旗人”。繼《搜神記》之后,樹下野狐又寫了《蠻荒記》,已寫到第三部(未命名,未完成),構成“蠻荒三部曲”。
                                            《搜神記》以《山海經》為藍本,講述遠古蠻荒時代,神農去世,天降大任于少年拓拔野。他于亂世中成長,與好友蚩尤為恢復和平并肩而戰,最終建立起新的世界。全書百余萬字,充滿想象力地展現了波瀾壯闊的上古神話,虛擬世界架構宏大,故事情節詭譎,文字描述綺麗,在諸多取材自《山海經》的中國網絡小說中堪稱典范。
                                            《搜神記》在中國網絡文學史上的真正地位,是在中國網絡文學發軔時代,開啟了中國網絡小說接續世界“用文藝重寫神話”的潮流,并以自身獨特的探索和實踐,開創了“重寫—再造神話”特別是中國神話的路徑,為中國網絡文學接續千年文脈提供了一個良好的范本。從此肇始,中國網絡文學中逐漸形成了一股重寫中國神話、再造神話故事、重新創造神話世界的“中國新神話小說”之類型、題材和潮流,其根植于更為龐大的網絡文學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釋與重譯、重述與重塑的傳承發展潮流。
                                            與此同時,中國網絡文學中還發軔并形成了“世界優秀文明研學之旅”,重構人類優秀“文化母題、類型模式、故事原型”之潮,促進了“世界題材中國表達”和“世界視野中國故事”的雙向互動、交流和融合。
                                            這幾股潮流合流,發展到今天,中國網絡文學在“文化逆襲—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海外傳播”和“全球文化戰略”的旅程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卡在了中華文明與世界和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沖突與交流、交鋒與互鑒、碰撞與融合,尋找和構建“命運共同體”的文運系國運之大勢與趨勢“最橋頭堡上”……
                                            文運與國運相牽,文脈與國脈相連。在當下中國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熱和中國文化全球傳播戰略漸成雛形之際,重新解剖樹下野狐《搜神記》“重寫—再造神話”之結構,來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時代語境”下,中國網絡文學“承傳發展中華優秀文化”、接續“文脈”,“研學世界優秀文明”、重系“國運”,就有了一種特別的意義和意味。
                                            
                                            一、從《山海經》到《搜神記》:中國奇幻小說的新神話范式
                                            
                                            在眾多中國古代志怪典籍中,《山海經》無疑是最大的“國民IP”。雖然《山海經》原文佶屈聱牙,但不妨礙其中荒誕不經的事物從古至今被不斷引用、闡發,后來的志怪小說或多或少都有向這部奇書致敬的影子。
                                            不過可惜的是,盡管夸父逐日、女媧補天等故事婦孺皆知,《山海經》仍局限于小眾讀者和中國古代文學研究者的書單里。20世紀末21世紀初,西方奇幻小說以獨特的架空世界、自由的思想觀念、豪邁的英雄主義闖入中國讀者的視野,西方幻想文化席卷中國娛樂產業和出版市場的同時,東方神話傳說及其世界觀在現代通俗文學領域開始復興——從“重寫—再造神話”,到重釋與重譯、重述與重塑人類一切優秀文明傳統的“文化母題、故事原型和類型模式”,成為最重要的文藝潮流。
                                            從中國網絡小說到游戲,以《山海經》為典型代表的中國神話傳說,得到廣泛借鑒和深度開發,如單機游戲《仙劍奇俠傳》、使出“洪荒之力”的《花千骨》、2017年熱播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阿菩的暢銷小說《山海經密碼》等一大批作品,都與《山海經》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在中國網絡文壇,《搜神記》是較早旗幟鮮明地主張重寫中國神話小說的作品之一。樹下野狐曾說:
                                            “某一天,當我百般無聊地翻著《山海經》時,心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為什么不利用我業已編構成型的規則體系,寫一部關于中國上古的神話傳奇呢?……雖然我也挺喜歡看西方奇幻小說與電影,但我不相信一個在中國土生土長的華人,能寫出原汁原味的‘西式奇幻’;模仿得再像,終究也只是模仿……何況在我看來,中國從古到今從來不缺乏瑰奇宏偉、激動人心的幻想作品,《西游記》《聊齋》《封神演義》……如銀河星斗,熠熠生光,即便是70年前的《蜀山劍俠傳》,亦汪洋恣肆,雄奇萬端,比起西方的50年前的《魔戒三部曲》、30年前的《龍槍》,其想象力、語言、人物、情節無不遠勝于彼。既然如此,又何必放棄家中祖傳的古董珍寶,而去拾取鄰居鑲金鍍銀的瓦礫?我素來喜歡中國上古神話,常常神游洪荒,暢想那個波瀾壯闊的神奇年代;又極度迷戀中國玄學與神秘主義,因此,將二者結合,寫一部和眾人迥然不同的完全東方、完全中國的神話武俠的念頭,讓我倍感興奮。” 
                                            樹下野狐的自白基本概括了他的創作初衷,尤其展現了清醒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為《搜神記》乃至“蠻荒三部曲”的系統構思定調,為該類型小說樹立旗幟。
                                            重述神話是新神話的起點。摒棄奇幻小說“西方中心論”的樹下野狐,讓創作的立場回到人類的古早歲月,尋味初民共天地玄黃的粗鄙與崇高、原始與文明。在網絡奇幻小說方興未艾的當時,《搜神記》從內容到語言的古中國味道吸引了大量的讀者。作品甫一上線,擁躉紛至沓來。《搜神記》也由此開辟了“重寫—再造神話” 的東方世界觀新架構模式——脫胎于《山海經》,提煉神話傳說精華,融入現代元素。
                                            《搜神記》中有一本書,名曰《大荒經》,神農在臨終前將之贈予拓拔野,我們從這段敘述中可窺知乾坤:
                                            “拓拔野……問道:‘玉屏山和蜃樓城在哪里?’神農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一本羊皮書,交給拓拔野。書僅巴掌大,但厚達兩百余頁。封面三個大字:大荒經。里面盡是密密麻麻蠅頭小字,還插有許多地圖。神農道:‘我游歷天下兩百年,寫成此書。記述大荒七百余山、四百八十城的地理位置、奇花異草與妖魔靈獸。倘若你想去任何地方,或是尋找任何東西,不妨查查此書。’”
                                            《山海經》記載,大荒是四海之外神居住的地方。《搜神記》里許多神魔妖怪都曾在《山海經》里出現,如陰毒暴虐的燭龍、威嚴的西王母、拓拔野的朋友蚩尤。《大荒經》由神農游歷大荒寫成,是一部地理著作,儼然等同于《山海經》中的“大荒經”,實則超越了它自身的地理概念。
                                            厚重的一部書預示拓拔野日后的征途,也為讀者打開了蠻荒世界的一個窗口。《搜神記》中大荒歷史已經演變為華夏民族的童年史,珍禽異獸、梟雄怪杰、人神妖魔之間的交集是密切,互動是深刻的,突破了 “大而觀之”的靜態示意,充滿了無法預測的變數和不可阻遏的進化。一部包羅萬象的著作或者一個通曉過去未來的場所,總能使奇幻小說的時空架構自成一條長長的時間隧道,接觸它的人因歷史感而豁然開朗,也因天道莫測而感到人的渺小。如在闖蕩蠻荒的道路上,《大荒經》給拓拔野帶來的是世界展現眼前的遼闊;又如不屈服命運的抗爭中,《花千骨》里的異朽閣給小骨帶去的是純真時代的土崩瓦解。
                                            如今,對神話傳說的改造演繹已經不是新鮮事物,電影、電視、網絡等媒介的推波助瀾,早使得新神話開枝散葉,多部網絡小說“借殼”脫穎而出,深入人心。步非煙《月影傳說》《九州》系列小說、唐七公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作品均涉足神秘的神話時代,或唯美,或戲謔,或嚴肅,都彰顯網絡作家對締造新神話的套路駕輕就熟。
                                            
                                            二、神話如何“重寫”:“神性”淡化與“人性”追求
                                            
                                            神話要如何“重寫”?這是中國網絡文學“重寫神話”面臨的第一個命題。
                                            雅號“北大蒲松齡”的樹下野狐善于梳理各路神話故事,博采眾長。散佚的傳說仿佛拼圖的碎片,諸神譜系頭緒繁雜,他卻信手拈來,拼出較完整的神界布局。
                                            神話傳說中的重要角色在《搜神記》里悉數登場,每一位都不僅有事跡,而且有面孔有性格。不過,當怪力亂神有了歡樂和憂愁,其嚴肅的“神性”勢必削弱——而這,恰恰是樹下野狐“重寫神話”交出的答案。這使中國網絡“新神話”小說有了可能。
                                            新神話的初衷源于上古,落腳點卻是人類的心靈童年,而現代文明的社交特點和兩性關系又影響著作品人物性格的塑造——“神性”合乎邏輯弱化,“人性”合乎情理強化。因此,《搜神記》的開篇就是神農羽化,主角拓拔野登場,以一個小男孩的形象登場。
                                            “過了半晌,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從林子里走了出來。那少年約莫十三四歲,滿臉塵土,一雙大眼靈動異常,腰間斜斜插了一枝綠竹笛。……少年周身邋遢,但這一笑起來,登時如云開雪霽,英氣逼人,讓人看了情不自禁地喜歡。”
                                            一代大帝在南際山即將仙逝,偶遇拓拔野。這個少年“衣衫襤褸”“滿臉塵土”“周身邋遢”,乍看并無特別之處,反而有些暗淡無光。筆鋒一轉,少年笑起來讓人“情不自禁的喜歡”。裝束接地氣,親和力爆表——少年明明只是一個貪玩的孩子,哪像“神界”的居民。
                                            的確,此時的拓拔野還沒受重托,也未吞下16顆神農丹,更不會“潮汐流”,不知身世,不理政事,渾身散發著淳樸的鄉下野孩子的氣息。
                                            站在人性起點上的拓拔野是可愛和討喜的。如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白淺做凡人素素的時候,斂去美貌陷于世俗,她只想要人陪伴度過一生的心愿簡單得多么直擊人心。人,對貼近自己處境、與自己相像、有相似心聲的同類,最容易產生強烈的共鳴和代入感。
                                            后來,讀者方才知道,拓拔野不是一般人的孩子。他一統天下之時,書中對他的身世有一段總結:
                                            “拓拔陛下恩澤四海,身份特異,既乃當世龍神,又是蛇族帝尊;既是我黑帝嫡系血脈,又是土族公孫氏后裔;既是苗帝的生死之交,又是炎帝的結拜兄弟;既是金族圣女地夫婿,又是我族亞圣女的郎君;既是神農帝的使者,又是靈青帝的義子;既是金族奇俠古元坎的今生,又是太古伏羲大帝轉世……試問普天之下,除了他,又有誰能讓五族四海的百姓殊無異議,競相臣服?”
                                            以“人性”為根基,拓拔野的“神化”,此時來看水到渠成,全無生分感,反而覺得理所應當。
                                            這種心安,在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時同樣存在,素素跳下誅仙臺,飛升上神回歸仙班,變回白淺,可謂眾望所歸。當人設主動走下神壇,光環被世俗遮蓋,他(她)的言行、思維、情緒、愿景卻浮現觸手可及的真實,不僅意味著他(她)與讀者的精神慢慢靠近,而且意味著書中的他(她)必然經歷人間求索的五味雜陳,向高處攀登。
                                            人是苦難的,神是超脫的,甚至是圣潔的。但在大多數現代人的價值觀里,不經歷復雜的簡單是空白的。現代觀念影響下的中國網絡小說“新神話”,講述的不是“生而為神”的理所當然,而是“由人成長為神”的軌跡,從弱小到強大,從無知到文明,每一步都要努力和付出代價。所以,與其說拓拔野的“神性”根正苗紅,不如說他的閱歷成就了“人性”的進步。
                                            
                                            三、為何“再造”神話:情感圖景與現代愛情觀
                                            
                                            為什么我們要順手例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因為這一簡單的比較,就能看出“重寫—再造”神話的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重”寫神話,局囿于神話既有的譜系里,哪怕故事已經很老套,價值觀念很腐朽,連語言都很陳腔濫調;另一個極端是再“造”神話,神話是“造”出來了,除了因“汝”之名,哪還有神話之事?
                                            “重”寫和再“造”皆不可取。如何把握“重寫”和“再造”之間的分寸,就成為中國網絡“神話”小說面臨的第二個命題。《搜神記》對此作為比較好的探索和實踐。特別是以“情感”作為切入點和著力點,使得一切古代神話均在傳遞當代愛情和價值觀念。
                                            這大概是“經典再造、再造經典”也“自成經典”的最佳路徑吧?
                                            豐富細膩、精致入微的“當代感情體驗與體現”,使《搜神記》里的角色形象更多了人性的色彩。中國網絡小說里的“神”與傳統高高在上的“神”相比,少了嚴肅,多了情緒;少了不可捉摸,多了善解人意:拓拔野與雨師妾百轉千回的愛情,與纖纖糊里糊涂的結合,與姑射仙子藕斷絲連的糾葛……莫不是如此。
                                            樹下野狐不吝惜筆墨書寫拓拔野與大荒神仙、妖女的愛恨情仇。多情看似無情,看似濫情中,卻致力于表達:拓拔野是專情的。
                                            “陽光燦爛,水光搖蕩。那張原本嬌媚如仙、雪白細膩的俏臉上布滿了蟲蛇咬噬的累累疤痕,淡紫淺綠,凹凸不平。額上以朱砂等物寫了兩個大字‘媸奴’,赤紅如血,觸目驚心。 昔日大荒最為美艷的第一妖女竟變得丑陋無已。拓拔野驚怒悲憤,顫抖著輕撫她的瞼頰,心中如被萬箭攬射,千刀齊剮。張開嘴,想說些什么,卻發不出聲響。視野迷蒙,一顆滾燙的熱淚滴落在她的臉上,涸化開來。突然明白為何她當日在方山上一再拒絕相認,而今日寧可自刎也不肯揭開面具了。 ……突然抱緊雨師妾仰天長嘯……心中又是一陣裂痛,耳畔響起她的凄然言語:‘這樣的雨師妾,你還喜歡嗎?’熱血轟然上涌,心中激蕩,低聲道:‘好姐姐,在我眼里,你永遠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我喜歡你勝過世間一切。’不顧眾目睽睽,低下頭來,輕輕吻去她臉上的淚痕。”
                                            從萬箭穿心到熱淚縱橫,再到撕心裂肺,拓拔野的內心戲引人動容。雨師妾愛得蕩氣回腸,又有誰忍心辜負。娶她為妻,給她龍妃的尊貴地位,都是為了補償愛的苦楚與憂傷。這樣的“愛情”,正好戳中21世紀以來變化中的中國人迷茫和困惑的痛點。
                                            不過,綜觀拓拔野的情路歷程,異性桃花開得很旺。拓拔野欣賞姑射仙子,姑射仙子對他暗自傾心;在《蠻荒記》中,纖纖與拓拔野難抵情藥終相擁,拓拔野負責到底;洛姬雅與拓拔野曾暗生情愫,但難逃“天下有情人皆成兄妹/姐弟”的悲劇;寒荒國國王楚芙麗葉為拓拔野終生不嫁。
                                            人人都愛男主角——常出現在中國網絡小說的套路,在《搜神記》里運用得游刃有余。然而別忘了,拓拔野所在的大荒世紀沒有現代婚姻家庭制度,他與眾多女性角色愛而不得、相愛難舍,在書中的特定時空中無可指摘,而樹下野狐處理得克制而不亂,只是“突出”人在感情上的不可控和難抉擇。
                                            “那白衣女子低首垂眉,素手如雪,一管瑪瑙洞簫斜倚于唇。月色淡雅,竹影班駁,宛如夢幻。拓拔野腦中一片空白,天地萬物一片死寂。只聽見自己卜通卜通的心跳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白龍鹿竟然也呆若木雞,震懾于白衣女子的絕世容光。……‘仙女!她一定是仙女!’……未到兩丈之內,便聞到一縷淡淡的幽香,其香宛若雪山冷月,無可名狀,生平聞所未聞。拓拔野心道:‘倘若我每天都能聞著仙女姐姐身上的香味,便是神仙我也不做。’突然想到,倘若當真能天天聞見仙女香味,自己早已是神仙了。白衣女子伸出左手,月光下看來玲瓏剔透,軟玉溫香,只此一手,便比拓拔野所見過的所有女子都要美上千分萬分。拓拔野正在心中贊嘆不已,忽見那纖纖柔荑如蘭花般舒展開來,自己手中斷劍立時如長了翅膀般與空中緩緩飛過,徑直落到白衣女子手中。他悄悄轉頭看去,只見白衣女子立在綠竹下,青絲飛舞,衣袂飄飄,似有所思,仿佛仙人謫落凡塵,看得不由癡了。”
                                            姑射仙子是拓拔野第一個喜歡的女子。《搜神記》里描寫的這段初遇,在拓拔野的心海投下了一顆泛起深遠漣漪的小石子。以后的每一次相遇,拓拔野與姑射仙子都幾乎要燃起相愛的火種。拓拔野與別的女子交往時,總會不自覺想起姑射仙子的冰清玉潔。
                                            后來在《蠻荒記》中,樹下野狐寫她與拓拔野的前塵往事,結局是遺憾而唯美的。如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與白玫瑰》: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由此可見,《搜神記》里情感勾畫,套路是現代的,核心是當下的。在個人——兩性——家庭倫理集體焦慮、普遍陷入情感和信任危機的當下,《搜神記》里男女老少,或許還原了幾分暖意和愛的純粹——這是一種愛情的“神話”。
                                            現代需要再造“神話”。以情感來“再造”,《搜神記》并不是第一個,但肯定是中國網絡文學發軔時代,獨具特色的一個。
                                            
                                            四、中國新神話小說:網絡文學如何“重述”優秀傳統文化
                                            
                                            善于繼承,才能善于創新。
                                            從《搜神記》對中國神話的重寫和再造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國網絡文學既是對傳統通俗小說精神的繼承,也有著自己鮮明時代特色的創新。這兩點,尤其體現在網絡文學對中國傳統神話故事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上。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在上世紀末曾經有過一部名叫《西游記后傳》的電視劇。讓我們忘掉里面演員的拙劣表演和冗長重復的打斗情節,只去注意它的故事情節,會發現它講述了一個十分大膽而獨特的故事:一個名為“無天”的魔王率領魔軍占領三界后,已成正果的唐僧師徒與其戰斗。該劇的架構十分龐大,其中“無天入魔”一段,尤其有佛家思想的感覺。
                                            在近二十年后,再看這部電視劇,當然會覺得它有點幼稚、有點過時,那是因為我們在網絡時代早已有了更多脫胎于中國古典神話的小說。不經意間,“新神話小說”這一新的小說派系或者類型,正在網絡文學中形成和發展起來。它的價值或許要幾十年后的研究者才能真實體會到,就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新武俠小說一樣。
                                            要說“新”神話小說,自然要先說“舊”神話小說。我國的傳統通俗小說中有一重要的分支即為“神魔小說”,四大名著之中的《西游記》就是其代表作之一。不過這類以神靈、仙佛、鬼怪等超自然力量為主角的作品,并不是一開始就有的。它們也經歷了漫長的演化過程。
                                            從起源于晉代干寶的《搜神記》,到唐代演化出了如《柳毅傳》等一系列傳奇短篇小說;從《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到宋代出現的《西游記平話》,最后再到明代由吳承恩輯錄眾家故事,才寫成了現在我們熟悉的《西游記》……
                                            另一部偉大的古典神魔小說《封神演義》也是如此。歷經民間百年的打磨,才從歷史感十分強烈的《武王伐紂平話》,轉變成了以神仙斗法為主題的《封神演義》。
                                            當代新神話小說的作者們盡管立意、寫法各不相同,但是大多奉行“拿來主義”。情節、人物多半不脫《西游記》和《封神演義》兩部經典神話作品。另外雜以《八仙過海(東游記)》《北游記》《南游記》《西游補》等二三流舊神話小說,以及民間流傳的白蛇傳、七仙女、牛郎織女故事等,連綴而成中國“網絡”新神話故事。這些神話小說有其膾炙人口的一面,也大多有情節簡單、不合邏輯、粗糙不精細的一面。
                                            以《封神演義》為例,其場面之宏大,想象力之豐富,可謂空前;然而其文筆之拙劣,敘述之干癟,亦叫人嘆息。再說《西游記》,雖然文筆精妙,但情節設置實在簡單重復,感情描寫接近于無。這也可說是中國古典小說(除《紅樓夢》《金瓶梅》等少數作品外)的通病。舊武俠小說如《三俠五義》等,歷史演義小說如《說唐傳》等莫不如是。
                                            20世紀50年代始,以梁羽生為先鋒,金庸為主帥,古龍、溫瑞安為后隊的新武俠小說,成功完成了對舊武俠小說的顛覆。然而與之相反,不以古典小說為藍本的、純原創性的神話小說,除了差強人意的電視劇《寶蓮燈》和上面提到的《西游記后傳》外,時至今日在主流媒體也沒有出現像樣的改編作品。
                                            不過進入網絡文學時代之后,從神鋒的《獅駝國》在“龍的天空”連載起,至徐公子勝治推出《太上章》止,已經算完成了革命的第一階段。
                                            如果說舊神話小說是新神話小說的父親,那么網絡玄幻小說則是新神話小說的生母。正是由于以《飄渺之旅》為代表的修真玄幻小說大行其道,讀者們才慢慢接受了新神話小說中神仙斗法、光怪陸離的情節。也正是因為修真玄幻小說的引導,讀者們才更愿意去尋找它們的根——舊神話小說和佛道典籍。
                                            西方奇幻小說是新神話小說的第一個老師。中國奇幻小說剛剛興起的時候,那些最早的好作品大多是模仿西式奇幻的,如藍晶《魔法學徒》和跳舞《變臉武士》。西式奇幻強調身臨其境的感受,強調細節上的強化。比如說,如果DND規則的西式奇幻里面,一個法師打死了一個戰士,那么法師的攻擊力、防御力、精神力之類,總要滿足“殺死”這個務實的條件——或者這個法師使用道具,這個道具的攻擊力、防御力也都有規定。不像《封神演義》里面廣成子一祭出翻天印,就打死了火靈圣母——為什么能打死?我們不知道。正是這些奇幻小說,引導新神話小說的作者們,把中國古典神話也理出一個頭緒來,把那些著名的神話傳說人物也分出品級來,讓他們的打斗場景更符合讀者的認知水平一點。
                                            新神話小說的第二個老師,是那些解讀《西游記》和《封神演義》的論壇帖子。理不辨不明,有了帖子中辯論的存在,這兩部小說中的一些細節問題才能得到解答。其中李靖巖論“孫悟空老師是誰”的技術帖,被無名氏改頭換面之后廣為流傳。乃至于“菩提=準提”這個公式,成為《西游記》和《封神演義》銜接的一個關鍵點。
                                            網絡小說最早興起的時候,主流是都市類(我們沒有把《悟空傳》歸入新神話小說),然后是模仿西方奇幻的仿DND小說,再然后是修真玄幻與穿越歷史類,直至2006年夢入神機的《佛本是道》大獲成功之后,神話小說才算打出一片天地,并且獲得了“洪荒流”的稱謂。
                                            2008年《西游往生錄》《神話斷章》《朱雀記》三星閃耀,網絡文學界的老前輩李靖巖也開始把之前的作品補充完成為《封神志》。2014年,曾經寫出過《神游》《靈山》等修真小說的網文大神徐公子勝治,開始創作以“洪荒”為主題的《太上章》,把這類小說的創作推向了高潮。
                                            盡管我們把《西游記之獅駝國》稱為新神話小說的開山之作,但其實回頭來看,這篇小說的情節相對簡單。它把妖定義成英雄,把佛定義成野心家。這樣的思路與更早的《悟空傳》一脈相承。其中最大的新意,就是把西天路上遇到幾大妖魔牛魔王、青獅精、白象精、大鵬雕、六耳獼猴,說成是孫悟空的結拜兄弟。所有故事,都圍繞七兄弟的恩怨情仇展開。
                                            不過,早有人考證出七大圣中的禺狨王也是一只猴子,跟大象不沾邊。況且,原著中孫悟空遇到這些兄弟時一點異象也沒有,跟遇到牛魔王截然不同。更關鍵的是,神鋒對《封神演義》沒有涉獵,三清中的老君和靈寶竟然被幾個妖魔輕松擊敗。這跟之后的新神話小說體系不符。所以這篇小說只好算是《西游記》的一個同人小說了。
                                            瑕不掩瑜,《獅駝國》雖然比之后的成熟作品有很大差距,但是拿來對比新武俠開山作——梁羽生的《龍虎斗京華》,還是要勝上一籌半籌。
                                            夢入神機的《佛本是道》一書,雖然因為充斥著個人YY的情節而為人厭惡,更有大圣粉絲對其深惡痛絕,但是它第一次成功地把《西游記》《封神演義》、遠古神話傳說以及山海經世界的體系融合,是新神話小說正式形成的一個標志,更為之后的無數作品,包括《西游往生錄》,開辟出了一個神話體系,打開了一條道路。
                                            在《佛本是道》的神話體系中,鴻鈞老祖是最高等級的存在,宇宙的化身。三清掌管道教,女媧掌管妖族,接引道人化身阿彌陀佛掌管佛教,準提道人是佛教二把手,又是孫悟空的授業恩師。玉帝夫婦是鴻鈞的兩個代理人,而曾被認為至高無上的如來佛祖只是多寶道人的化身。這個體系初看之下讓人接受不了,但是一旦接受就很難從中脫身而出。
                                            《佛本是道》的主角周青是一個黃易小說中常見的YY無敵人物。這個人最終把封神、西游中叱咤風云的十二仙和孫悟空一網打盡,甚至還奪走了太上道祖的玄黃塔。這個結尾讓很多人罵娘,當然也滿足了更多人YY的需要。
                                            《佛本是道》成功以后,出現了一大批跟風作品。這些作品大都以《佛本是道》的設定為圭臬,統稱為“洪荒流”。嚴格來說,這些小說都能歸到我所說的新神話小說中去。
                                            但是,這些小說良莠不齊,除《重生西游》等幾本外,大多都是拾人牙慧,毫無創建之作。不過一種類型文學的繁榮不但需要頂尖作品,更需要大量平庸作品的填充,讓愛好者能夠始終讀到自己喜歡的小說類型。這樣看來,《清虛》等“洪荒流”作品也有其意義所在。
                                            新神話小說中出色的還有《神話斷章》和《西游往生錄》。它們如同雙生兄弟,幾乎同時發表,又接近同時結束。二文作者月臨碧海和無花的薔薇關系也頗密切,經常互訪;二文情節上也頗有共通之處,但是寫法上二文卻大相徑庭。《神話斷章》如金庸之沉穩厚重,博大精深;《西游往生錄》似古龍之古靈精怪,懸念重重。這樣對比可能并不恰當,因為《往生錄》的場面和氣魄是古龍比不了的,所相似者只在于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我們最早在百度封神原著吧讀到《西游往生錄》,一時驚為天人。當今社會,能寫出像無花這樣精彩古文的人不多了。他的作品似乎永遠不缺少恢弘的場面、華麗精彩的文字和引人入勝的情節——特別是第一版在他沒有起意把文章寫成有史以來最大雜燴的時候。第二版開頭部分也還好,到小伐天殺玉帝時已經有些故弄玄虛的影子,很多東西寫得云山霧罩,惡搞也多半過火。再到大伐天時,一些個聞所未聞的真圣上躥下跳,動不動就“幾十億長的非龍非蛇大怪物”。第一遍看到或許震撼,天天看到也就不當回事了。更何況無花寫文遍采眾長,東一榔頭西一棒槌,說難聽點是把讀者當傻子了。不過寫到后來,總算恢復得莊重一些,讓故事得以圓滿。頗有些古龍寫《天涯明月刀》自己也無法控制的感覺。
                                            《神話斷章》是一部偉大的神話史詩。初看開頭似乎平平無奇,但到后來各種各樣的情節人物紛至沓來,美不勝收。寫法上頗似金庸,聊聊幾筆便把情節交代得清清楚楚,語言不算華麗,但勝在自然流暢,雄渾大氣。更難得的是作者始終能把大禹的命運作為紅線貫穿其中,從夏到唐幾千年歷史風云盡在掌握之中,實在是功力了得。無花說過,以這本書的文筆來寫網絡小說,實在是有點浪費了。
                                            忘了誰說的來著,無花的書情節變換迅速,連貫性不足,叫“神話斷章”更合適。肥紅的書則寫盡《西游記》中人物的來龍去脈,不妨叫做“西游往生錄”。
                                            以道家視角為主的網絡新神話小說很多,以佛家為視角的很少,但也不是沒有。比如貓膩的成名作《朱雀記》。實際上這是一部半現實半神話的作品,主角生活的時代是現代,而主要人物則多來自神話故事里的。其實這種作品并不好寫,而讓神話中人和現代科技間有一個平衡則更難。《佛本是道》等書聰明地采取了飛升異界的做法。但在貓膩大爺的筆下,孫悟空也好,仙官轉世也好,都還算是和諧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哮天犬等神將和現代化武器的對決,令人耳目一新而又驚心動魄。
                                            這本書最大亮點在于濃厚的生活氣息。這種寫法滲透于作品的字里行間:鄒蕾蕾模仿《平凡的世界》女主角的紙條,老猴兒孫悟空的阿瑪尼西裝,甚至主角到拉科魯尼亞時都不忘說“這里有一支西甲球隊”……這種寫法既時刻讓讀者感受到作品的真實感,又跟傳說中的神話人物交互,有一種荒謬感。恰和故事情節相得益彰,讓人回味雋永。
                                            現在的主流評論界一般把我們定義的中國網絡“新神話”小說歸類到仙俠中去。其實這兩種小說并不相同。仙俠小說如《誅仙》《塵緣》《凡人修仙傳》等本質上是武俠小說的延續和擴展,它承襲的是從《蜀山奇俠傳》到金庸武俠的道路,強調的是笑傲江湖的意氣、纏綿悱惻的感情。而且它們所描寫的人物和背景,都可以算是加強版的武俠背景,古典神話里的背景和人物一般并不出現。
                                            而中國網絡“新神話”小說則跟武俠小說沒有太多關系,是以《西游記》《封神演義》為代表的中國古典神話世界當成背景,以神話神物為主要人物寫的,其內核也以神話故事為主,承襲的是古典神話小說的文脈。
                                            中國網絡“新神話”小說從創立、興盛至今已經走過了十幾個年頭,也已經出現了類似《佛本是道》這樣在網絡文學史上可以留下名字的經典之作。最重要的是,在傳統文化復興成為國家戰略的當下,這一新興的類型、題材和潮流,為中國網絡文學甚至整個網絡文藝承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大命題,提供可貴的探索和實踐:
                                            “要處理好繼承和創造性發展的關系,重點做好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五、從“美猴王”到“大圣歸來”:如何“再造”中國故事的“神話”?
                                            
                                            正因為中國網絡小說對上述這些傳統文化母題、類型模式、故事原型的重譯與重釋、重述與重塑,中國古典文學/傳統文化/中華文明才在互聯網+時代得到了復活、重生和文脈的承傳與延續。
                                            這一現象傳遞給我們的,是非常令人振奮的啟發:當下的互聯網+時代,正是中華傳統文化承傳發展獲得新的途徑與生命力的最好時機所在。
                                            為何這么說?以“西游記”這個傳統文化母題、類型模式和故事原型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為例:從四大名著《西游記》到上世紀80年代的經典電視劇《西游記》,從周星馳上世紀90年代《大話西游》到21世紀“后西游”網絡文化,從《悟空傳》到《朱雀記》《西游往生錄》再到“萌西游”的網絡文學脈絡,從21世紀初網絡文學中“西游同人小說”(如《唐僧傳》《沙僧日記》),到當下《大圣歸來》《三打白骨金》等西游影視“國民IP熱”……其源流之變,以互聯網+時代的網絡文學/網絡文藝和網絡文化為橋梁,將當下整個時代的流行文藝和中國文脈的千年承續,有機地鏈接到了一起。
                                            在這個鏈條中,第一個里程碑就是央視1986年版電視劇《西游記》,它對《西游記》“經典”的重述與詮釋,讓自身也成為“經典”。六小齡童飾演的大圣深入人心,讓整整三代人(70后、80后和90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孫悟空”。
                                            它也喚醒了中國人對《西游記》的經典“國民記憶”,特別是中國早期動畫最具代表性的優秀作品《大鬧天宮》(1964),以及具有濃厚“中國風”的中國第一部剪紙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1958)、亞洲的第一部長篇動畫片《鐵扇公主》(1941)、中國現存最早的神怪、玄幻類電影《西游記之盤絲洞》(1927年)……
                                            無論是冠以所謂“中國風”或“革命西游”,還是“齊天大圣”或“美猴王”,1986年版電視劇《西游記》,都是處于經典“文脈”的傳承發展脈絡線里,并承前啟后。而且,年年暑假都播,至今為止已達三千多遍的重播次數,使其對青少年的經典普及與傳承,仍然框架于“正統、法統、文統、傳統”體系之內。
                                            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承傳發展之中,它和同期的經典電視劇《紅樓夢》,提出了其后30年“經典再造”和“再造經典”的重大命題:何謂“經典再造”?如何“再造經典”?解決不了這兩個問題,就別輕易提“革XX的命”。因此,在這30年里,無數牛掰的文藝工作者,都沒有找到超越它、重新講述《西游記》這個文化母題、故事原型和類型模式的新方法——包括原班人馬打造的《西游記續集》<2000年>本身。所以,你看《西游記》電視劇兩個版本的重拍(張紀中版《西游記》<2011年>、浙版《西游記》<2010年>)都還是在既有的傳統框架內,無非是增加了技術特效,甚至在“講故事”上還有倒退。
                                            第二個里程碑就是“大話西游”系列:《大話西游之月光寶盒》(1995年)、《大話西游之大圣娶親》(1995年)……是“解構與重構”《西游記》脈絡中最成功的作品。向前溯源,它承傳香港邵氏電影“西游記”四部曲“情欲或日常西游”的解構之道:《西游記》(1966)、《鐵扇公主》(1966)、《盤絲洞》(1967)、《女兒國》(1968);向后原流,它開啟了《情癲大圣》(2005年)、《西游降魔篇》(2013年)、《孫悟空三打白骨精》(2016年)、《大話西游3》(2016年)等“宿命孽緣與暗黑西游”的重構之路。
                                            從“情欲與日常西游”的解構,到“宿命孽緣與暗黑西游”的重構,“大話西游”在承傳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所提出的“經典解構”與“重構經典”命題,至今在泛文化娛樂全產業鏈之中,還影響著“超級IP”如《西游記》《蜀山》《刺客聶隱娘》等經典故事新編的“七十二變”:都說孫悟空有七十二變,這些經典IP的故事新編,卻遠遠不止七十二種;但無論如何變,都被框定在這個以變應變的框架體系內。
                                            最重要的是,“大話西游”對市場化、全球化、網絡化中的20年中國青年影響深遠。“大話文”解構和重構出一套全新的青年話語體系:無厘頭、水煮、亂彈、戲謔……席卷網絡,并構成了當時網絡最流行的語體文體和網絡文化潮流。語言即生產力,語言的革命總是帶來思想的解放。它推動20世紀末21世紀初青春階層登上時代的舞臺,搶奪話語權和文化領導權。正是在這種潮流的影響之下,誕生了第三部里程碑式的作品《悟空傳》。
                                            作為網絡文學“第一書”、賦予世人網絡文學“第一印象”的《悟空傳》,開啟了我們所謂的網絡文學1.0時代最核心的兩個特質:網絡文學的“文青時代”和 “網絡文學的同人時代”。事實上,整個網絡文學1.0時代都可以概括為“同人時代”:向大師經典作品致敬,以名家名作作為網絡創作的源泉。今何在《悟空傳》以及包括后來一系列的《唐僧傳》《少僧日記》等,其實都是同人作品,向《西游記》等四大名著致敬;江南《此間的少年》等向金庸大師致敬……更遑論此后十年漸成“網絡文學江湖最大幫派”的同人作品群——“魔戒”同人、“哈利•波特同人”“火影隱者”同人……事實上,網絡文學就是一個“同人作品”的大數據庫。
                                            但比這兩個關鍵特質更為關鍵的,卻是《悟空傳》在世紀變化之初,就能準確無誤地捕捉到變化中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世代在應對這種“變化”里最初的不適:自我的意識剛剛覺醒,自我的位置尚未確立,自我的身份就開始分裂——剛剛意識到“我在,故我思”,就要開始追問“我是誰”這種千古未曾解決的難題,并帶來了從《悟空傳》到《朱雀記》后西游記的邏輯鏈條中所謂的“起點之問”:“我不愿意處處按著世上所謂的道理行事”,但是,“我究竟應該依照何種價值觀和世界觀有所作為?”
                                            直到第四部里程碑式的作品《朱雀記》中,讓人振奮的那一聲“吃我一棒”,這個問題才真正找到了答案——有生皆苦,佛祖突然大徹大悟,終結了自己的生命,同時,也安排了五百年后讓眾生皆滅;但是,易天行對這種安排說不! 
                                            我認為,這是迄今為止,網絡文學中最為系統地解釋了面對“起點之問”的生存哲學:我不愿意處處按著世上所謂的道理行事,只因為,我要為我自己而活,活著,就要好好地活下去,且,要活得更美好,讓身邊的人更幸福。這直接預示和宣告了“我時代”的“我的哲學”。
                                            在我們所劃分的網絡文學四個時代(1.0網絡文學文青/同人時代,2.0商業類型文時代,3.0移動互聯網時代,4.0超級IP時代)之中,貓膩的系列作品成為貫通四個時代的拋物線,并成為里程碑。
                                            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以《西游記》為文化母題、故事原型和類型模式的網絡小說:《重生西游》《西游封神》《夢入西游》《混在西游當妖王》《大潑猴》《西天》《齊天傳》《重生西游之從零開始》……可以列出幾十上百部。
                                            這里面,最值得注意的,卻還是從《悟空傳》到《朱雀記》,再到“萌西游”潮流,所構成的一種拋物線下的“斷裂或分水嶺”:
                                            假若說《悟空傳》具有超前于時代的意識,作為一代人的青春傳記,兩個悟空的身份分裂和自我意識的尋找,帶有面對變革時代“我是誰?我到哪里去?”的哲學提問味道;
                                            那么《朱雀記》已經帶有商業消費時代精英之憂和大眾之歡的矛盾、沖突和對峙味道,“有生皆苦”,但是,“苦中才能體會到樂”,并不能讓佛祖等少數人決定大多數人的命運;
                                            到了《娘西游》,那就是徹底的大眾狂歡了,而且是女性們的集體娛樂——所以,萌,無限。這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此前難以想象的問題:當孫悟空變成孫舞空,以及一眾神仙妖精,都被變更成女性身份后,前兩部“續西游”所可能觸及的深度被削平、消解之后,作者會構建起怎么樣一個“快感觸萌”的第二人生?
                                            事實上,這只是一個“波瀾壯闊”的二次元漸次“次元碰壁”、侵入到三次元地球的“小時代大序幕”一個了不起眼的引子而已:首先,是入網“流”,從二次元亞文化侵入網絡經濟生力軍;其次,成為網絡文學類型文主流,從網絡小說《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到《娘西游》,一個個耳熟能詳的經典人物粉墨登場,甚至反穿女角(太白金星成了小蘿莉,羅斯福成了美少女),只為了這一場“萌”戲;進入到泛文化娛樂全產業鏈的商業化主流,連社會主流文化、主旋律也“奔跑吧,小鮮肉”,如《解密》中的主角萌萌噠;甚至上到國家元首的形象重塑與國家敘述模式變革——“全民都萌習大大”,下到“奧運網紅”使出洪荒之力“賣萌記”,我們進入一個“全民賣萌時代”:人人都在賣萌,萌全面滲透進社會現實生活之中!這就是一個“賣萌的時代”啊。
                                            這就是一個“萌萌噠的世界”啊。 賣萌都成了一種藝術。我們也要“藝術地賣萌”。于是,出現了第四部里程碑式的“集大成者”作品《大圣歸來》。在我們看來,《大圣歸來》具有三大核心特征:
                                            (一)在把一個好故事講得很好看的故事模式上,采取了好萊塢典型的“英雄之旅”模式。當然,它并不完全符合這種“英雄冒險”的套路。比如,師父這個形象,本應該是“導師”(智慧長者)的角色,撫養并開啟江流兒的覺悟意識;然后,江流兒再去“喚醒”大圣……這個線索,根本就不成立。這也是它故事不成熟的地方,以及可以提升的空間。
                                            (二)從“萌唐僧”的人物設計,到江流兒身世的“重譯”,再到“妖亂長安”等世界體系設定等,彰顯了大眾流行文化文本對年輕受眾的二次元/亞文化等全面吸納。
                                            (三)對“西游記”故事原型、類型模式和傳統文化母題的重譯與重釋、重述與重塑,在承傳發展的基礎上,又進行了解構與重構,直接切中了中國人當下普遍的大眾心理、國民心態和集體無意識。
                                            比如,在影片開場,通過江流兒父親的故事講述、長安城中的秦腔皮影戲和京劇表演三種方式,完成了對六十年代《大鬧天宮》的“重述”,從而在全片營造出一種期待“大圣歸來”的心理和愿景。這是在沒有英雄的年代,我們呼喚王者歸來。然而,微妙的是,我們期待的是“別人的英雄”,而不是“英雄的自己”。江流兒為什么想大圣去救傻丫頭?因為大圣是他心中的英雄。符合江流兒心意的大圣,才是他的大圣,想回花果山不理世事的大圣不是他的大圣——這跟當下網民以及民意對英雄的集體情結甚至“綁架”心態是一致的。
                                            歸納起來,從《大圣歸來》到《刺客聶隱娘》……“讓網絡文學真正有力量”的核心元素(如宅、腐、基、萌)及其所根源的龐大的二次元/亞文化X微社群、類型數據庫、網絡跨國界跨文明跨時空的“經驗與想象共同體”等我們所謂的“地下水體系”,已經全面從網絡文學主流類型文,跨過邊界,全面涉透到整個社會大眾流行文化甚至是主流文藝中;甚至,已經主導了我們對社會現實生活“第一人生”和互聯網虛擬現實“第二人生”的自我想象與建構。
                                            尤其是在這個過程,它通過從類型文到大眾流行文藝對所謂“類型模式、故事原型、文化母題”進行重述、重釋、重譯、重塑時,與席卷中國的一切潮流背后的個人—大眾心理、國民心態、民族/國家/人類集體無意識互鑒融合起來,就深刻地改變了受眾及其需求,倒逼著整個泛娛樂全產業鏈的生產機制變革,倒逼作家作品及泛文化娛樂創意產品的創作實踐和形態業態,甚至倒逼著整個流行文化與主流文藝的重塑……因此,成為下一年“變革”和“創新”的歷史新起點:創新供給以激活或滿足需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樣成為泛文化娛樂全產業鏈的軸心命題。
                                            因此,當《大圣歸來》把中國文化傳統中的“美猴王”,重塑成西方審丑趣味的“丑猴無敵”時,重新考察整個華人地區以及亞洲—世界范圍內有關《西游記》題材的不同文藝作品表現——日本“阿童木之父”手冢治蟲導演的動漫作品《孫悟空大冒險》(1967年),唐僧變成了女性的日劇《西游記》(1978年),韓國動畫《新編西游記》(1990年),日本神話劇《西游記》(2006年),越南版《西游記》(2014年)等等——《大圣歸來》所探索和實踐“中國市場世界資源”和“中國題材世界元素”兩種形式,能否通過“創新供給以激活和滿足需求”,面向海內外青少年重塑“中國的美猴王,世界的齊天大圣”?
                                            當下,整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都面臨著需求倒逼供給的變革與創新。從《大圣歸來》到《大魚海棠》,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受眾變了啊,需求變了啊,供給的產品怎么能不變呢?
                                            不但面向國內市場如此,面向海外傳播和全球戰略,更需如此——21世紀以來數十年對《西游記》故事原型、類型模式與文化母題重譯與重釋、重述與重塑,已經證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網絡化、全球化和時代化,以及與世界優秀文明的互鑒、交流和融合——其核心就是“年輕化”——演繹,是贏取全球下一代(網生代)的最佳戰略。
                                            而中國網絡文學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這種“中華文化全球傳播”和“世界文明中國故事”戰略的交匯點。
                                            
                                            六、接續“文脈”,重系“國運”:從“重寫—再造神話”到重構“命運共同體”
                                            
                                            文運與國運相牽,文脈與國脈相連。
                                            與大多數人對中國網絡小說的“第一印象”不同的是,中國網絡文學其實深深植根于中國傳統文化淵源流變的千年文脈之光榮與夢想“最深邃處”,且處于當下社會現實生活最貼近個體—大眾心理、國民心態、民族/國家/人類集體無意識的先進文化之探索與實踐“最接地氣時”,自覺或不自覺地卡在了中華文明與世界和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沖突與交流、交鋒與互鑒、碰撞與融合,尋找和構建“命運共同體”的文運系國運之大勢與趨勢“最橋頭堡上”……
                                            因此,中國網絡文學承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世界優秀文化傳統、人類一切優秀文明,就面臨著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契機與挑戰:如何以當下和未來“網絡”文學的題材與類型、熱點與潮流、語體與文體、形態與業態,重釋與重譯、重述與重塑(中華、世界和人類)優秀傳統文化的“文化母題、類型模式、故事原型”,時代化、全球化、網絡化和年輕化,重講全球“中國故事”、重構人類“知識譜系”,重建“世界新秩序”?
                                            “作品為世界立法”“得年輕人得天下”,中國網絡文學一切“重新創造世界”的萌動,已經被動或主動地置放于筑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文藝高峰時代、推動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和全球治理體系變革、重建世界新秩序的宏大時代格局之中,成為“小切口、大格局、好杠桿”的著力點和切入點之一。
                                            從“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到“中國—亞洲/全球—世界命運共同體”,再到“人類—網絡空間/生態—文明命運共同體”……“命運共同體”三部曲將成為當下和未來整個“中國好時代”的新理念、思想和智慧體系。數據庫、類型、經驗與想象“共同體”、算法與指數時代——中國網絡文學按照自身發展的邏輯,正走在與此“時代與創作哲學”ONE TO ONE的對接通道上。
                                            從文化的逆襲到文化的自覺,再到文化的自信,中國網絡文學正通過“四化”(入主流、入文學史、入經典——“正統”化;接續文脈——“傳統”化;全球傳播——“法統”化;以及從VIP收入估值、無線收入估值、超級IP估值等——“IP”化),被各方“合謀共力”,納入到這一預判的發展軌道之中:如何在“全價值鏈”中“講好中國故事”?
                                            像《搜神記》一樣,中國網絡文學立足中國本土、全球視野“重寫—再造神話”,或許是這一“回到折返點、重尋方向和道路,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新發展理念、思路和邏輯的最佳起點。中國網絡文學需立足當下,面向未來,研判大勢,預判趨勢,在“世界題材中國表達”和“世界視野中國故事”的雙向互動、交流和融合之中,承擔起重構“命運共同體”的角色、責任和使命——接續“文脈”,重系“國運”。
                                            
                                            莊  庸:中國青年智庫論壇執行秘書長,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秘書長
                                            安迪斯晨風:網絡文學評論家,知書網創始人
                                            柯靜雅: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編輯
                                              
                                           

                                          www.klum.tw 版權所有 ? 2012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烏山西路11號(福建省文聯大樓) 郵編:350025 電話:0591-83704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9001555號-1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555號

                                          本站文章、圖片、視頻所屬版權歸福建文藝網所有,未經同意不得擅自轉載。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河北快三两同号啥意思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