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wyipy"></legend>
  •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logo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文藝評論

                                          倫理道德的“冒犯”與知識分子的另類精神世界 ——關于李師江長篇小說《非比尋常》

                                          王春林《倫理道德的“冒犯”與知識分子的另類精神世界 ——關于李師江長篇小說<非比尋常>》
                                          2018-03-01 來源:  作者: 王春林
                                          摘要:  在數年前關于作家李浩的一篇文章中,我曾經專門談及過作家的“冒犯”勇氣問題:  “李浩曾經在一次文學聚會上,刻意強調作家應該擁有一種與生活絕不和解的&
                                            在數年前關于作家李浩的一篇文章中,我曾經專門談及過作家的“冒犯”勇氣問題:
                                            “李浩曾經在一次文學聚會上,刻意強調作家應該擁有一種與生活絕不和解的‘冒犯’精神。所謂‘冒犯’,也就意味著作家作為寫作主體應該與生活客體之間保持一種緊張的對立關系,應該用一種不信任的甚至帶有強烈侵略性的目光來對待生活客體。李浩如是說,也如是做。就我個人的理解,我們起碼應該從以下三個層面來理解看待李浩小說寫作中的‘冒犯’精神。”
                                            哪三個方面呢?“首先是語言形式上的‘冒犯’。無論中外,文學都有著過于悠久的歷史。在這個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確實已經在語言形式層面上積累了極其豐富的藝術經驗,形成了許多的藝術范型與藝術成規。這樣,對于那些有著藝術野心的作家來說,就必須擁有一種在語言形式層面上挑戰文學前輩的勇氣。怎樣提供一些帶有原創性意味的語言形式創造,是一位優秀作家不能忽略的重要命題。”“其次是對于現實和歷史的‘冒犯’。此種層面的‘冒犯’,實際上意味著作家一定得擁有一種對于現實和歷史的批判反思精神。”“第三是對于人性世界的‘冒犯’。文學一個非常重要的層面,就是對于堪稱復雜的人性世界的勘探與藝術表現。一個優秀的作家,無論如何都應該是一位人性世界的深度觀察與挖掘者。需要注意的是,人性世界的透視往往通過人物形象的塑造表現出來。”[1]
                                            時至今日,在依然堅持作家應該具備以上三方面“冒犯”精神的同時,我認為,還應該再增加一個新的“冒犯”維度,這就是對于某些既定的倫理道德規范或者禁忌的強力“冒犯”。一部人類的發展史,同時也是一部倫理道德觀念的建構史。關于倫理,曾有論者指出:
                                            “倫者,類也;理者,規律也。倫理是人類實踐中的類規律或類道理,是康德意義上的超越自然必然性(規律)之上的自由規律。倫理維度是人之為人的實踐原則,人的存在,只有通過人的這個類規律,才能顯現出來并支配人的自覺創造社會歷史的主觀能動性。社會倫理意識,是隨歷史發展著的觀念體系,在個人身上表現為人格,在實踐中則體現為實現人之為人的高度自覺性。人的社會存在規律必須通過人的理性中介,才能表現為現實的倫理精神。”[2]
                                            雖然論者似乎只是在討論倫理的問題,但其實,在很多時候,倫理與道德都是連綴在一起的。又或者,在很多時候,倫理就是道德,道德也就是倫理。也因此,論者在這里所具體討論著的倫理問題,其實也完全可以被看作是對于倫理道德問題的討論。歸根到底,倫理道德在人類社會的建構過程中發揮著不容忽視的重要作用。人類社會井井有條式的循序運行,與倫理道德維度的建構之間,存在著格外緊密的內在關聯。然而,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倫理道德這一維度的強勁存在,一方面極大地穩固著既定的社會秩序,但在另一方面,在很多時候,此種更多以“超我”形式出現的維度卻也會對于自然人性形成某種強制性的壓抑。唯其因為存在著這種強制性壓抑的負面作用,所以在一部人類史上,我們也每每能夠看到來自于人性本身的強力對抗與本能反彈。這一方面,表現最突出的,恐怕就是文學領域。由于文學天然的感性、敏銳、包容以及曖昧特質的具備,它往往會“春江水暖鴨先知”,不僅能夠率先感知到被壓抑人性的強烈訴求,而且還能夠用自己獨有的語言形式載體把這些訴求表現出來。這些訴求一旦被表現出來,就不僅意味著自然人性的一種釋放,而且更意味著對于既定倫理道德規范的顛覆與挑戰。這一方面,典型不過的一個例證,就是《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的偷讀禁書《西廂記》。
                                            《西廂記》張生和崔鶯鶯在紅娘的鼎力相助之下私定終生的故事所承載的愛情理念,對于那個時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倫理道德觀念,顯然構成了強有力的挑戰,具有突出的超前意味。《西廂記》的思想主旨,盡管不符合當時的倫理道德規范,但卻切合人性的內在要求,這種沖突,在“二玉”那樣一種看似不可示人的“偷讀”行為中便得到了充分的表現。現在看起來,類似于張生和崔鶯鶯的情感故事已然成為社會的常識,但在曹雪芹那個時代,卻絕對稱得上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也正因此,在曹雪芹的這種書寫行為中,我們所真切感受到的,就是作家一種難能可貴的“冒犯”時代倫理道德的凜然勇氣。就這樣,一方面,舊的倫理道德被顛覆著,另一方面,新的倫理道德又形成著,而整個人類文明,也就在這樣一種新陳代謝的過程中發展并演進著。必須強調的一點是,在這一新陳代謝的過程中,文學往往會扮演某種急先鋒的重要角色。由此即不難推論,在語言形式、現實和歷史、人性世界之外,倫理道德規范自然也就成為了第四個被文學所“冒犯”的對象。
                                            以上,我們分別從四個方面討論了作家所應該具備的“冒犯”勇氣,但不能忽略的一點是,在具體的文學創作實踐過程中,卻并非所有優秀的作品都能夠同時具備這樣四個方面的特點。能夠同時在這四個方面皆有出色表現者,那就絕對稱得上是文學的經典了。比如,我們耳熟能詳的那部曠世杰作《紅樓夢》,即是如此。很多時候,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只可能具備其中的一個方面,或者幾個方面。一向被視為“七零后”“另類才子”的李師江的《非比尋常》(載《當代》雜志2016年第2期),就是一部以對當下時代倫理道德禁忌的挑戰和顛覆為顯著特色的優秀長篇小說。閱讀《非比尋常》,我們首先注意到,作家往往會借助對于散文文體特質的談論來曲折傳達自己的文學理想。之所以要談論散文文體,乃因為小說主人公“李師江”大學畢業后從具體從事的職業就是福建省文聯《散文世界》雜志的編輯。既然是一位真正可謂閱散文無數的散文雜志的編輯,把散文作為自己的談論對象,也就是題中應有之義了。比如:
                                            “散文本來就是一種很水的文體,中國的文人比較鐘情虛偽,極少能夠嶄露自己真心的,因此寫起散文來虛頭巴腦。一方面想要掩飾自己真實的欲念,一方面要拔高自己格調,自然力不從心,在我編輯生涯中,沒有見到幾篇說實話的文章,把實話說得漂亮的,更是難覓。”
                                            再比如:“每月編一些貌似有文采實際上只是附庸風雅的文章,版式文字倒是很漂亮,帶著墨香也確實令人陶醉,只能給讀者帶來一絲滿足,我懷疑沒有讀者會從中得到裨益。甚至,我從來沒見過一篇寫自己干過傷天害理的事兒而后悔的文章,甚至寫自己缺點的都沒有,這里見不到真正的人,充其量只寫到人的淺薄虛榮自鳴得意的小小一面。”
                                            很顯然,在“李師江”看來,他所編輯的這個《散文世界》雜志之所以毫無起色,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那些散文的寫作者們一貫的虛偽做派。在他們的作品中,既難見“真實的欲念”,更難見“真正的人”。雖然從表面上看,作家似乎是在談論《散文世界》雜志的來稿情況,但實際上,從上述言論中,我們卻不難歸結出李師江的一種簡直可以稱之為“唯真實論”的文學觀來。套用那句“嫉惡如仇”的成語,李師江的文學觀就可以說是“嫉虛偽如仇”。但更為關鍵的一個問題恐怕在于,既然真實如此重要,那怎么樣才能夠做到李師江所期望的那種真實呢?這就不能不牽涉到中國社會數千年一貫的道德化特點了。中國社會之所以會形成綿延長達數千年的道德化特點,與儒家文化在中國社會意識形態結構中一種舉足輕重的地位密切相關。遭受西方文化沖擊之前的古代且不必說,即使進入現代社會以來,在先后經歷了所謂的現代性以及后來興起的革命思潮強烈震蕩之后,以倡導血親人倫、現世事功、修身養性、道德理性為基本內涵的儒家思想卻一直都潛隱在中國人的精神深處,構成了中國人的精神底色,事實上影響制約著中國人的思想與行為方式。儒家文化特別強調倫理道德教化的重要性,孔子所謂“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中的“禮”,意即人在現世社會所必須遵從的倫理道德規范。或許與來自于倫理道德規范的巨大壓力有關,中國人長期以來便自覺不自覺地養成了某種虛偽的人性習慣。面對很多事情,尤其是那些與人的欲望密切相關的事情,中國人所持有的態度往往是做得說不得。一件事情既然做得,那就說明它是生命中的必須,但又說不得,那就說明它不符合社會倫理道德規范的要求。久而久之,一種自我分裂型人格的生成,自然也就無可避免了。很大程度上,“李師江”所強烈感覺到的“中國的文人比較鐘情虛偽,極少能夠展露自己真心的,因此寫起散文來虛頭巴腦。一方面想要掩飾自己真實的欲念,一方面要拔高自己格調”,其具體所指,實際上也就是這種情況。
                                            既然已經明確意識到了中國社會道德化特征的存在,意識到了倫理道德規范對于中國人人性世界的普遍壓抑,堅決恪守“嫉虛偽如仇”的“唯真實論”美學原則的李師江自然也就要通過自己的小說創作破解顛覆具有突出壓抑性的倫理道德規范。《非比尋常》中,這一方面頗有代表性的情節設置,就是以第一人稱“我”出場的“李師江”與他的大學校友小潘之間圍繞所謂“色情問題”展開的幾番爭議。爭議的起因,是小潘手下的一個戰士因為利用辦公室的電腦瀏覽色情網站而接受禁閉。面對著小潘的一臉得色,“李師江”成為了那位戰士的一個強力辯護者。在坦承自己對色情極感興趣,并且強調“色情于我甜如蜜”的同時,“李師江”說:
                                            “我覺得我這樣已經夠高尚了。真情實意雖然有時流露不合時宜的猥瑣,但沒有虛偽。至于這樣的標準,也是長期對人性和文化審慎批判、反省中權衡出來的,非一時之興。總之,要做到你那般銅像般的高尚,恐怕很難。”
                                            更進一步地,“李師江”對色情展開了深入的分析:“色情,乃人之常情,以我的觀察,有才華的人,往往具有色情傾向,不色情的人太過乏味,不可能有什么創造力。因此你的那個戰士,極有可能是你手下最能干的戰士,你這么做,就是在扼殺人才。”在為色情做了此番辯護后,“李師江”追問到:
                                            “色情這玩意兒就像人體內的一只妖怪,它跑出來的時候才不管你是不是上班。平心而論,難道你對赤裸裸的東西就不會有興趣嗎?”
                                            小潘之所以會對色情或者說情欲持激烈的否定態度,很顯然與中國社會倫理道德教化的影響有關。相對于小潘的衛道士形象,“李師江”之對于色情傾向的竭力辯護姿態,自然也就構成了對于社會倫理道德禁忌的強烈挑戰。更關鍵之處在于,“李師江”不僅如是說,而且也還如是做。這一點,最突出地表現在他和《散文世界》主編陳麗娜之間的偷情,以及事后的坦然態度上。“李師江”與陳麗娜的偷情談不上什么特殊,真正特殊的是由此而投射出的“李師江”對于情欲的那種坦然姿態。當陳麗娜追問他對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愛情的時候,“李師江”說:
                                            “我借題發揮吧,有什么理由鄙視自己身上的情欲呢。是的,情欲在我身上潛伏,像一只小獸,而你這個不穿內褲的妙人兒,每個毛孔都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風韻,對我確實是個極大的誘惑,想迫不及待地撲向你,我們有什么理由鄙視造物主設下的玄妙的機關!愛情是個深邃的東西,也許一輩子都摸不清楚,我不想提及,因為一談到愛情,便是盲人摸象,不及萬一。我現在所能感受到的,確實就是情欲。我這樣的年齡,每天都要跟滾燙的身體道歉,跟小獸道歉。對不起,讓你壓抑了。所以,我說情欲是偉大而痛苦的創造,坦然面對是唯一的途徑。”
                                            也因此,“李師江”和陳麗娜之間的偷情過程簡直就可以被視作一首關于自然情欲的“贊美詩”。正是依循著這樣的一種價值立場,“李師江”也才會對蒼白的愛情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雖然這個稱呼過于輕浮,但也未嘗不可,總好過認為愛情就是終身不負白頭偕老的白癡許多。”
                                            “終身不負”與“白頭偕老”,在中國這樣一個極度虛偽過于道德化的國度,一直到今天,都依然是人們所津津樂道的一種理想化愛情婚姻狀態。但“李師江”卻借助于對于自然情欲的高度肯定與贊美,尖銳犀利地戳穿了這種倫理道德神話。在他看來,本乎自然的實實在在的情欲,較之于虛無縹緲的所謂“終身不負”和“白頭偕老”顯然要可靠踏實許多。“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盡管詩句的本意并不是要為情欲辯護,但我們卻不妨借助舒婷《神女峰》中的這一名句來表達“李師江”那樣一種堪稱石破天驚的情欲本位立場。
                                            “對我而言,再好不過了。在最適合偷情的時光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就如花朵傲然綻放,怎一個荼靡了得——沒有偷過情的女人簡直是枯槁朽木。”
                                            當“李師江”言辭激烈地指斥“沒有偷過情的女人簡直是枯槁朽木”的時候,他那樣一種情欲本位立場,自然也就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強有力凸顯。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李師江”不僅毫無遮掩地面對著陳麗娜坦然表現自己的情欲本位立場,而且在寫給戀人左堤的情書中也仍然在以同樣坦然的姿態談論著自己和陳麗娜之間的這一場情事:
                                            “這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按照常理應該是這么說的,但我覺得凡能做出來的,便沒有什么難以啟齒。我不可控制地陷入一樁辦公室戀情,確切地說,是與一個少婦偷情。這種事無恥甜蜜到我一頭扎了進去,幾乎忘了我們之間的愛,真是該死。我不知道此事對你意味著什么,因為我們從未在這方面有過深切交流,不管如何,我覺得一定要告訴你,否則無法繼續我們的愛。道德這玩意兒我不太相信,但坦誠一點倒是必須。”
                                            在“李師江”的感覺中,他與陳麗娜的這場情事,竟然讓他倍覺恥辱。但關鍵在于,“并非覺得偷情恥辱,而是自己的哀求的姿態恥辱——我像乞丐一樣到處乞討愛,來排解孤單。”原來,就在感情別有所屬的陳麗娜單方面決定終止他們之間的情事之后,實在無法接受這一現實的“李師江”,曾經像一條沒有尊嚴的癩皮狗一樣在電話中乞求陳麗娜繼續她情欲的施舍。讓“李師江”所無法接受的,并非偷情行為本身,而只是自己那樣一種看起來格外猥瑣的乞求姿態。依照常理,如同“李師江”與陳麗娜之間的偷情行為,倘若換了其他人,一旦面對左堤這樣的戀人角色,那是百般遮掩都來不及的,又哪里會如同“李師江”這樣不管不顧地和盤托出呢。以此揆諸于現實,類似于“李師江”這樣的犯傻行為,恐怕是那些雖然表面上道貌岸然實際上卻一肚子男盜女娼的道德衛道士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出來的。就這樣,憑借著對于身兼第一人稱敘述者的男主人公“李師江”如此一種“非同尋常”行為的真切表現,李師江的《非同尋常》就把批判顛覆的矛頭對準了我們這樣一個一貫主張“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的道德化國度,對當下時代的社會倫理道德形成了頗具力度的犀利挑戰。
                                            但李師江《非比尋常》對于社會倫理道德的挑戰性顛覆卻并未到此為止,或許會更加令人觸目驚心的,是他對于其他作家總是會諱莫如深一筆匆匆帶過的女性性部位簡直如同工筆畫一般的精細描摹。比如,關于左堤,在寫給左堤的信中,“李師江”曾經寫到:
                                            “盡管我們有過一次肉體之歡,但著實遺憾,過于突然過于匆忙了。我的腦里只記住你身體的芳香,以及慌亂中的喘息,其他甚至是模糊的。記憶中你的乳房不大不小,但已經足夠,而且它很圓,圓得令我震驚,你知道嗎,當我握著它的瞬間,我驚嘆造物主是足夠用心了。遺憾的是,我完全記不清你乳頭的大小。我希望它像小指,不,像我的中指一樣大,下次見你的時候,我要擒住它,感受它的大小,吸出乳汁來。”
                                            “當然,不能免俗地,最后我還要觸及潮濕的下身。是的,它在我印象中就是潮濕,散發熱氣……我一定要舔每一個部位,無舔不足以表達我的親密。我甚至希望你能解出小便,讓我一飲而下——你的全身都是神圣而甜蜜的。”
                                            再比如,關于薛婷婷。薛婷婷在“李師江”的感覺印象中,是一個集美貌和天真單純于一身的女孩。也因此,對于薛婷婷,“李師江”其實一直停留在褻玩的層面上。他倆第一次單獨約會,“李師江”就剝下了薛婷婷的褲子:
                                            “她繼續保持看書的姿勢,我不去打擾她的上身,開始剝她的褲子。她穿著黑色的緊身褲,再加上因緊張而兩腿夾緊,我費了老鼻子勁,才把她的褲子從屁股底下掀出來,累得直喘氣。歇了片刻,我完全剝掉她的褲子。我看見她透明的黑紗內褲下整齊的毛,嚇了一跳。”
                                            “我褪去她的內褲,她蔥白的雙腿,一動不動,如言簡意賅的水墨畫。我看了看,不忍動一個指頭,渾身上下也沒一點點性欲。”
                                            后面,還有過一次“李師江”剝去衣服檢查把玩薛婷婷乳房,以及薛婷婷為“李師江”手淫的描寫。一方面,我清楚地知道,因為有了以上這些描寫,在很多道德衛道士眼里,李師江干脆就會被判定為一個簡直就是“誨淫誨盜”的下流無恥的流氓作家。但在另一方面,置身于我們這樣一個其實是政教合一的道德化國度,李師江的如此一種書寫,其實需要有絕大的勇氣支撐才行。也正因此,李師江之對于社會倫理道德禁忌的顛覆挑戰力度方才達到了某種空前的程度。
                                            論述至此,就不能不對于李師江的這部《非比尋常》做一種總體意義上的思想藝術定位了。雖然在我個人有限的關注視野里,李師江并沒有明確地提出過類似于郁達夫那樣一種明確的“文學作品就是作家的自敘傳”的文學主張,但從他從數年前的那部《中文系》,一直到現在的這部《非比尋常》的實際創作情況來判斷,他毫無疑問應該被看作是郁達夫的精神和藝術傳人。具有突出的浪漫、傷感、頹廢乃至于色情氣質的郁達夫小說創作,是中國現代小說史上非常重要的一脈。“但開風氣不為師”,某種程度上,正是他攜手魯迅先生一道從根本上開創了中國現代小說的新局。又或者說,他們在中國小說之由古代向現代轉型的過程中曾經發揮過舉足輕重的關鍵作用。但由于受制于中國社會的發展演進過程尤其是其中的意識形態嚴重擠壓的緣故,在長達百年的中國現當代小說史上,郁達夫的這種傳統并沒有能夠得到很好的傳承與轉化。幾年前,批評家李敬澤曾經戲稱上海青年作家甫躍輝為郁達夫的“轉世靈童”。甫躍輝的小說固然有幾分郁達夫的精神與藝術氣質,但在我看來,相比較而言,其內在氣質更逼近郁達夫,真正得了郁達夫真傳的,恐怕還應該是這一位“七零后”的“另類才子”李師江。唯其因為得了郁達夫“自敘傳”小說的真傳,所以,李師江不僅不管不顧地把小說中最重要的一號主人公干脆就命名為“李師江”,而且還讓他同時承擔著第一人稱敘述者的重任。因為強調“文學創作是作家的自敘傳”的緣故,郁達夫小說一個非常明顯的特質,就是慣于采用第一人稱的敘事方式。但即使是在郁達夫自己的小說中,我們也沒有看到過明確地把主人公的名字干脆就標示為“郁達夫”的。倘僅就此點而言,李師江其實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意識到,這部《非同尋常》與若干年前的那部《中文系》之間,存在著一定的內在關聯。這關聯,就集中體現在男女主人公“師師”與左堤身上。正如同小說標題“中文系”所確切標明的,作品的故事發生在大學校園,集中講述著市場經濟的九十年代里那些少男少女們帶有突出成長意味的青春故事。其中,最牽動人心的,莫過于那位身兼敘述者功能,具有明顯自傳性色彩的“師師”與左堤他們倆之間的情感糾葛。然而,到了《非比尋常》中,一方面,具有自傳性色彩的“師師”干脆就變身為“李師江”,另一方面,作家的關注點卻很顯然已經轉移到了“李師江”與左堤他們畢業離開校園踏入社會之后兩三年之間命運遭際的描摹與展示上。
                                            首先,是那位極具悲劇性色彩的左堤。大學畢業前夕,左堤本來已經答應“李師江”,會等著他來送自己走。但,內心其實極其脆弱的左堤,“著實難以承受我們在月臺上相別的那一幕,所以,我決定,我先走了。”一個人孤身回到故鄉四川樂山之后,左堤成為了一名普通的中學老師。然而,真正對她后來的不幸命運產生了決定性影響的,并非是她的職業,卻是她所遭逢的家庭,感情與婚姻生活。左堤的母親早逝,只剩下她與父親相依為命。或者與母親的離去所造成的精神創傷有關,父親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左堤身上,甚至于在很多時候都會處于一種難以排解的精神憂慮之中:
                                            “他有時候怔怔地看著我,我都覺得可怕,然后他說,我的眼睛很像媽媽,又說我的笑容很像媽媽。他每天都要知道我的行蹤,沒上班的日子,我去逛個街,他也會不停地聯系,催我回去。失去了我媽媽,他形成了一種恐懼癥,對我的安全極度擔憂。”
                                            處于極度恐懼狀態的父親,出于安全感的考慮,強烈要求左堤盡快通過相親的方式解決婚姻問題。更多地考慮到要照顧父親的感受,左堤最終委曲求全,很快與自己似乎并不怎么討厭的一位名叫賈松的司法局干部成了家。平心而論,賈松是個不錯的男人,但由于感情根本缺位的緣故,在左堤的感覺中,他“就是替父親來照顧我,和我一起生活的”。問題的關鍵處在于,盡管左堤已然和賈松結婚,并且很快就有了一個孩子,但在她的內心深處,卻又始終牽系著遠在福州的“李師江”:
                                            “你的信陪我整個孕期,讓我開心,充實,我所期望的生活重新開始。有時候我恍然覺得肚里的孩子就是你的,對,是我們的愛情的結晶。我就是這么認為的,那只是賈松替你完成了某個程序而已,我的身心全是你的——這從給你的信中可以知曉。”
                                            就這樣,婚后很快懷孕并有了孩子的左堤,其實陷入到了某種非常嚴重的自我精神分裂狀態之中。用她丈夫賈松盡可能輕描淡寫的話來說,左堤的這種不正常狀態就叫做“是有點產后抑郁,我清楚得很”。盡管賈松一直在輕描淡寫,試圖淡化左堤精神疾患的嚴重程度,但實際上,左堤的情況卻是極其嚴重的。她之所以拋夫別子,一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樂山跑到福州來看“李師江”,這種不合常理的乖戾行為本身,就意味著她情緒的不穩定已經達到了無以自控的程度。面對著如此一個已然面目全非的左堤,“李師江”心如刀絞般地難受:
                                            “我渾身無力,坐在門口的臺階上,左堤就像一件破裂的瓷器,她又是如此的不自知。我看看她會不會停下來等我。遺憾的是她徑直而去,只留一個背影給我,罔顧我的存在。”
                                            “我不知所措,苦苦勸說,她徘徊在自己的情緒里不能自拔——像一個在暴雨中躲閃的女子,欲求庇護而不得。”
                                            事情的發展果然非常糟糕,在福州與“李師江”相聚時即已表現流露出明顯自殺傾向的弱女子左堤,在被丈夫賈松強行帶回樂山之后沒多久,就跳樓自殺了。左堤為什么會自殺?從表面上看,似乎的確很難找到某一種具體的原因,牽強一些說,就是因為她不僅未能與心愛的“李師江”結合,而且還被迫“主動”嫁給了其實毫無感情的賈松。但細細想來,問題恐怕并沒有這么簡單。在這里,我們也不妨假設一下,假如賈松并沒有橫插一杠,假如左堤果然能夠和“李師江”情投意合地走到一起,她的悲劇尤其是精神層面上的悲劇,就可以得到幸免嗎?答案恐怕只能夠是否定的。很大程度上,如同左堤這樣一種悲劇的生成,與總體的社會與時代境況緊密相關。雖然看似無事,但嚴格說來,關鍵的問題還在于,這個社會并沒有能夠給左堤們提供精神的出口。最終導致左堤跳樓自殺的那種自我分裂狀態,究其質,其實也還是對這個社會與時代徹底絕望的緣故。因為絕望,所以虛無。因為虛無,所以才有了左堤最終的決絕。
                                            無論如何,對于一部以“自敘傳”為顯著特色的長篇小說來說,最重要的人物形象肯定是那位身兼第一人稱敘述者功能的“李師江”。剛剛走出大學校門的時候,“李師江”也還曾經一度躊躇滿志,對即將迎面撲來的生活充滿著一廂情愿的憧憬:
                                            “躊躇滿志從大學里出來,之后的一切,神為我安排得井井有條,像模像樣的生活、適得其所的婚姻,乃至出其不意的驚喜,造物主在為我下一盤很大的棋。想到在世間有這樣的待遇,不禁沾沾自喜。”
                                            未曾料想到的是,不僅他所殷切期待的生活沒有到來,迎接他的反而是一片簡直毫無亮色可言的灰蒙蒙圖景。曾經一度在電視臺實習過的“李師江”,欲進入電視臺工作未果,只好進入省文聯下屬的《散文世界》雜志社做了一名文學編輯:
                                            “我所得到的并非心儀的工作,甚至,在潛意識中,這個工作只是權宜之計,因此我沒有喜悅之感,更無躊躇滿志。唯一讓我有點興奮的是,我以后可以不在鬧哄哄的充滿腳臭與鼾聲的集體宿舍里過日子了,我面對的將是全新的個人生活,一種未知與不確定的因素,讓我有點兒憧憬。”
                                            那么,實際的情況究竟如何呢?首先是編輯工作的萬般無聊。由于這種強烈無聊感的生成,剛剛開始工作不久,“李師江”就已經有了一種退休養老的感覺:“剛剛上班沒有幾天,我就有退休養老的感覺。想到退休生涯從二十來歲就開始了,有時候不免一陣恐慌。”也因此,在寫給左堤的信中,“李師江”才會把自己的這種感覺淋漓盡致地一吐為快:
                                            “到這個單位上班后,我的心情十分復雜,具體而言,有點后悔。當然,如果有后悔的機會,我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我對于這個社會了解甚少,甚至沒有了解,就已經出來了。一想到要在這里慢條斯理地過完一年又一年,十年二十年后我成為某個部門的領導,像現在所看到的他們那樣,然后耗盡整個人生,我就覺得恐慌。不論是從哪個角度來講,我都覺得生命不應是這樣度過的,但是又能怎么樣呢,也許我對社會高估了,需要重新設定,總之,茫然一片。”
                                            之所以會有生命的恐慌感覺生出,關鍵在于慢條斯理與靜如止水的工作狀況所具有的那樣一種巨大的消蝕功能。這里,一個饒有趣味的細節,就是圍繞一篇稿件,“李師江”與主編曾經產生過的分歧。有一篇題名為“貓”的自由來稿,曾經讓“我”眼前一亮。文章寫主人公生性孤僻,與家里的一只貓是玩伴。或一日,他追逐貓上了樓,竟然發現媽媽與一個男人正在床上。這一幕,頓時讓他目瞪口呆。媽媽與男人白花花的身子,就此在主人公的腦海里定格,既揮之不去,卻又伴生出了極度的罪惡感。于是,他就把這一切的原因都歸咎于貓。后來,他雖然把貓賣給一個人吃了,但內心里的罪惡感卻并未稍覺減輕。到最后,他深深地懺悔,并不斷地懷念著這只其實無辜的貓。這篇文章,因為切合“李師江”那樣一種“嫉虛偽如仇”的“唯真實論”美學原則,所以便得到了他的激賞。沒想到,到了主編陳麗娜那里,卻理所當然地吃了閉門羹。陳麗娜一口回絕的理由是:“這種基調太灰暗,是絕對不能發的。”當“李師江”試圖有所堅持的時候,陳麗娜的回應是,等他也做了主編,自然就會明白這篇稿子為什么不能發了。這一細節的營造,實際上具有一箭雙雕的藝術效果。一方面,借助于這一篇文章,“李師江”再次申明了自己的基本美學主張。另一方面,更是借此而寫出了《散文世界》的編輯工作的無聊與無趣。真正優秀的東西發不出來,發出來的反倒都是些無病呻吟的虛偽之作,這樣的一種編輯工作,讓“真人”“李師江”來做,當然會感覺無聊無趣至極。這樣看來,主人公由此而對自己的工作生出一種強烈的恐慌感覺,也就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編輯工作的百無聊賴固然是不容忽視的一個方面,但相比較而言,對于具有強烈個人本位主義傾向的“李師江”來說,更重要的是他以感情為內核的個人生活也呈一片混亂無序的絕望和虛無狀態。說到“李師江”的個人感情生活,最重要的大約就是他先后或者同時與左堤、薛婷婷以及陳麗娜這樣三位女性之間的情感糾葛。實際上,也正是在以上各種情感糾葛的描摹展示過程中,“李師江”的性格特征得到了格外透辟到位的藝術揭示。首先,當然是“李師江”大學時就已經開始有感情發生的戀人左堤。從客觀上說,他們倆之間的被迫勞燕分飛,與大學畢業后的分居兩地緊密相關。一個在四川樂山當中學老師,另一個卻在福州做《散文世界》的編輯,這樣的一種婚姻肯定是不現實的。就個人的具體處境來說,正如同前邊已經分析過的,左堤明顯受困于父親極度恐懼狀態的制約與影響。但真正的問題在于,假如排除了以上諸種因素的困擾,左堤和“李師江”在一起就會真正享受幸福生活嗎?答案恐怕只能是否定的。最關鍵的原因在于,身為男性的“李師江”根本就承擔不起自己所應承擔的責任來。這一點,典型不過地表現在“李師江”在樂山時的那種下意識回避行為上。“李師江”之所以要千里迢迢地忽然跑到樂山去看左堤,一方面固然與他們倆之間的戀情有關,但在另一方面卻更與他在陳麗娜那里的受挫密切相關。唯其因為在陳麗娜那里遭受了打擊,所以“李師江”才要迫不及待地試圖在戀人左堤處獲得某種排解與安慰。沒想到,在醫院,“李師江”一頭撞上的,卻是懷里抱著嬰兒正在哺乳的已為人母的左堤。面對這種強烈刺激,實際上相當脆弱的“李師江”,首先是暈厥了十分鐘左右,然后就不管不顧地“抱頭鼠竄”了:
                                            “關于左堤的情況,我也再無勇氣多問一句。……我沒有從電梯下來,而是一口氣從樓梯跑下來。我穿過人群跑到醫院門口,看了看天空,滿心是被整個世界背叛的憤怒。”
                                            面對著突發情況,“李師江”不僅無心去搞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不去關心左堤何以會忽然變身為人母,而且還滿腹怨氣地覺得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所有人都對不起自己。總覺得別人辜負了自己,從來也不去想一想自己對于別人對于這個世界究竟應該承擔什么樣的一種責任,這樣的一位男性,又怎么可能兌現對于左堤所做出的幸福生活的承諾呢?!“李師江”毫無疑問是一個合適的戀愛對象,但從他在樂山的所作所為來判斷,絕對不是個靠得住的男人。也因此,假若左堤真的克服種種困擾與他走到了一起,到最后等待著他們的,恐怕也不會有好的結果。
                                            其次,是若即若離的薛婷婷。在滿腦子色情意念的“李師江”心目中,那位貌美如花的薛婷婷一直都是一位長不大的心智沒有成熟的未成年少女。正因為如此,面對著朋友符絕響的詢問,“李師江”才會這樣回答:
                                            “這不必騙你,即便我們上床了,告訴你也無妨,還可以交流下經驗。可是我們實在是不來電,她一臉懵懂,我看她也只是跟芭比娃娃一樣的可愛——你會和芭比娃娃上床嗎?”
                                            “李師江”是色情的,但他卻更是坦誠的。他既然如是說,當然也就會如是做。這樣,我們就不難發現,在實際面對薛婷婷的時候,“李師江”可以剝下她的衣服褲子,褻玩她的乳房與下部,但卻從來也沒有動過和她真正上床發生關系的念頭。正所謂“剪不斷理還亂”,“李師江”對薛婷婷的態度一直處于某種自我矛盾的狀態之中:
                                            “也想過和薛婷婷一起玩兒,但幾乎一有念頭,就馬上止住。薛婷婷的心理年齡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女,而我覺得自己滄桑如許,內心里已然是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跟薛婷婷在一起,則要扮成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實在是太過糾結。但薛婷婷又有女人的模樣,我又想,如果能與之戀愛,會有何種感受:大概是連做愛都一臉茫然的樣子,實在是過于幼稚,想想就索然無味。”
                                            一方面,覺得薛婷婷幼稚無比,無法和她發生更進一步的關系,另一方面,或許與薛的美貌有關,卻又總是對她有點戀戀不舍,“李師江”的心理就這樣一直處在自我糾結的狀態之中。他的如此一種糾結心理,直到符絕響宣布自己很快就要和薛婷婷結婚時才被迫戛然而止。在毫無精神準備地驟然聽到符絕響要和薛婷婷結婚的消息時,“李師江”的內心世界一時間五味雜陳:
                                            “我無言以對,心中妒意彌漫,但也不完全是妒忌,還夾雜著莫名的后悔與遺憾——這一杯苦酒不算最苦但是撓心。”
                                            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曾經那么百依百順簡直可以說是任由自己隨意把玩的美貌異性,就這樣落入了朋友的懷抱,“李師江”的心理的確不是個滋味。他本質上的那樣一種患得患失與優柔寡斷,于此即可見一斑。
                                            接下來,就是那位徐娘半老的情人陳麗娜。陳麗娜首先是“李師江”的頂頭上司,后來才成為他的情人。不僅如此,他們之間其實也還經歷了一個曾經的“冤家對頭”不打不成交的曲折過程。因為內心里先入為主地認定陳麗娜是以“政變”的不正當方式取代淡墨成為《散文世界》主編的,所以,“李師江”一直對于陳麗娜抱有某種莫名其妙的敵意。由于受到這種心理蠱惑支配的緣故,在編輯部他們曾經發生過公開的沖突。一直到一起參加了一次老鄉組織的酒會并有所溝通之后,他們方才得以冰釋前嫌。沒想到,冰釋前嫌的直接結果,就是他們頓時打得火熱,馬上就演變成了情人的節奏。在他們之間的情感關系中,所隱隱約約投射出的,是“李師江”的某種戀母情結。倘若聯系“李師江”那不無殘缺意味的家庭成長過程,我們就不難理解這種戀母情結的潛在成因。盡管一開始是“李師江”采取了主動的姿態,是他最先提出要和陳麗娜做愛的,但在這一場情事的發展過程中,真正的操縱與決定者,卻毫無疑問是陳麗娜。其間的每一次私會都得遵從陳麗娜的意志且不必說,要害在于情事的最后戛然而止,也是由陳麗娜單方面斷然決定的。陳麗娜的斷然退出,是因為她自己的心早已另有所屬。主動退出倒也還罷了,最能見出其決絕性格的,是面對著“李師江”的苦苦哀求,其決絕意志的毫不動搖:“‘對不起,我的心滿了。’她輕聲但堅定地說,‘再裝不下另一個人。’”之所以會是如此,是“因為我知道,我們都不會動心。”陳麗娜的如此一種決絕行為,自然會對意志一貫薄弱的“李師江”形成極其沉重的打擊:
                                            “我也知道,那個晚上我必須死過一次,深深地溺在絕望里,之后的復活,才能讓生命有轉機。內心的尊嚴,對不可預知的愛的勇氣,對陷身庸碌里的自卑,一樣一樣地,在肌體中悄悄發芽。”
                                            我們之所以斷言“李師江”有一種潛在的戀母情結,根本原因在于,他們倆之間這場情事的操控者其實是陳麗娜,而非他自己。事實上,“李師江”的被動與無奈,并不只是表現在他與陳麗娜的關系上。無論是在他與左堤,與薛婷婷,或者還是與其他人的交往過程中,所采取的也都是一種被動無奈的姿態。更進一步說,“李師江”的整個人生姿態,恐怕就是被動與無奈的。以如此一種姿態來面對充滿殘酷意味的社會人生,“李師江”也就只能是一個永遠的失敗者。倘若聯系郁達夫的文學傳統,那他就是一位永遠都在失敗著的“零余者”。細致尋繹“李師江”走出大學校門后兩三年內的人生行跡,我們就不難發現,能夠和他的性格特征所嚴格匹配的,恐怕正是如同玩世不恭、吊兒郎當、漫不經心、朝三暮四以及頹廢放蕩這樣一些似乎帶有明顯貶義色彩的語詞。倘若聯系現代西方文學的實際,那么,我們也不妨把具有以上這些性格特點的“李師江”歸入到現代社會中的“反英雄”一類形象中去。當然了,“反英雄”也只是一個角度的歸納理解而已。如果我們同時注意到小說文本中“李師江”自己“灰暗也是一種美學,何以就不鬧發了,日本一些作家,要多灰暗有多灰暗”這樣一種敘事話語,那么,也就可以從中得到啟示,應該由“李師江”其實更是作家李師江的夫子自道而進一步聯想到這部《非比尋常》的寫作與日本廣有影響的“私小說”之間的內在關聯。
                                            “私小說”是日本非常重要的一種標志性文學傳統,凡是作者脫離時代背景和社會生活而孤立地描寫個人身邊瑣事和心理活動的,都會被看作是私小說。此類作品,以對主人公精神世界灰暗層面的挖掘表現為顯著特色。由于曾經有過在日本留學的經歷,郁達夫“文學創作就是作家的自敘傳”理念的確立本身,就很明顯地受惠于日本“私小說”傳統的影響與滋養。然而,正如同前面已經提到過的,一個無可否認的基本事實是,到了當下時代,郁達夫(包括潛隱于其后的日本“私小說”)的文學傳統差不多已經處于中斷的狀態,其小說創作能夠讓我們聯想到郁達夫的作家,真正可謂寥寥無幾。但多少令人感到驚奇的一點是,就在這些可謂是寥寥無幾的與日本“私小說”傳統存在某種隱秘關聯的作家中,李師江與陳希我他們兩位卻竟然都是福建作家。為什么正好是兩位福建作家而不是其他省區的作家在傳承著郁達夫乃至于日本“私小說”的文學傳統,認真地想一想,這個問題還的確是頗有幾分耐人尋味的。
                                            但關鍵的問題,卻很顯然更在于,在當下這個時代,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理解看待李師江《非比尋常》這樣一類一方面與郁達夫存在著內在關聯,另一方面明顯類同于日本“私小說”的小說作品呢?就在我閱讀《非比尋常》并苦心思考這一關鍵問題的時候,恰好在《讀書》雜志上讀到了一組關于百年新詩的筆談。其中,冷霜講了這么一段話:
                                            “九十年代詩歌界內部也有分歧,甚至出現過影響很大的論爭,但是對新詩在中國現代社會、文化中的位置和功能這些問題,論爭雙方的認識并沒有大的差異,還是共享了很多‘新時期’以來的文化觀念和文學話語,而今天的情況已經有所不同。舉例來說,詩人柏樺2008年出版詩集《水繪仙侶》時提出‘逸樂’的文學觀,表示以此來反對‘五四以降的熱血與吶喊之新文學’,就是一個很值得注意的論述。新詩歷史上,卞之琳、吳興華等都做過‘化古’的實踐,柏樺一度也是這一脈絡的延續者,但作為一種文學觀,‘逸樂’顯然已超越了這種從文學資源意義上‘化古’的詩歌意識,而指向了新詩在現代社會、文化中的位置與功能,新詩與其寫作者、閱讀者之間的關系的重構。盡管仍可以把它和卡爾維諾的‘輕逸’或現代主義文學中的‘頹廢’等美學范疇勾連起來,但另一方面,它也意味著對我們所熟悉的那種新詩現代性的游離。”[3]
                                            在這里,冷霜其實提出了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熱血與吶喊”和“逸樂”兩種不同的文學觀的對立問題。柏樺的《水繪仙侶》是一首以明末冒辟疆和董小宛之間的真實情事為詠嘆對象的長詩。但正如批評家江弱水在序言中所指出的:
                                            “但是,這首詩,這本書,想必也會深深地冒犯另一些人,因為里頭有好多的政治不正確。道德批評家與社會批評家將拉下臉來責問:一種兒女情長的個人敘事,如何對時代變局和社會苦難做一個交代?換句話說,在1644年酷烈的甲申之變前面,1642年水繪園中的仙侶如何可能?”[4]
                                            既然《水繪仙侶》會遭到道德批評家和社會批評家的質疑與責問,那么,李師江的這部《非比尋常》恐怕也斷然逃不掉被質疑與責問的命運遭遇。很多人都會問,在當下時代的中國社會問題成堆的時候,李師江為什么不去關注思考表現那些顯然嚴重至極的社會問題,反而要一味地沉溺于“李師江”與左堤、薛婷婷、陳麗娜她們的個人情事書寫之中呢?面對如此一種尖銳的詰問,柏樺給出的回答是:
                                            “逸樂作為一種合情理的價值觀或文學觀長期遭受道德律令的壓抑,我僅期望這個文本能使讀者重新思考和理解逸樂的價值,并將它與個人真實的生命聯系在一起。當然,如果你不同意‘美學高于倫理學’(布羅茨基語),至少你應以平等之心對待二者,即你可以認為活在苦難里并吶喊著更有意義。但不應以所謂高尚的道德來仇恨逸樂之美。說到底,二者均有價值,并無高低貴賤之分,只是不同的人對不同的人生觀或藝術觀的選擇而已。用一句形象的話來說,就是你可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而另一個人也可以‘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5]
                                            應該承認,柏樺的回答是極有說服力的。一方面,那種“熱血與吶喊”的文學固然有其重要的價值,但在另一方面,類同于《水繪仙侶》《非比尋常》這樣的堅持踐行“逸樂”價值觀與文學觀的作品也不能被輕易否定。更何況,李師江的《非比尋常》也還格外勇敢地“冒犯”并顛覆挑戰著既定的社會倫理道德規范呢。
                                              
                                           

                                          www.klum.tw 版權所有 ? 201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烏山西路11號(福建省文聯大樓) 郵編:350025 電話:0591-83704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9001555號-1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555號

                                          本站文章、圖片、視頻所屬版權歸福建文藝網所有,未經同意不得擅自轉載。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河北快三两同号啥意思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
                                                                                                                      <legend id="wyipy"></legend>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pre></output>

                                                                                                                    3. <tt id="wyipy"></tt>
                                                                                                                      <acronym id="wyipy"><form id="wyipy"><dd id="wyipy"></dd></form></acronym>

                                                                                                                          <dl id="wyipy"></dl>
                                                                                                                          <mark id="wyipy"><pre id="wyipy"><td id="wyipy"></td></pre></mark>
                                                                                                                          <var id="wyipy"></var>

                                                                                                                        1. <var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var>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meter id="wyipy"></meter></wbr></output>
                                                                                                                              1. <label id="wyipy"><pre id="wyipy"><address id="wyipy"></address></pre></label>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listing id="wyipy"></listing>

                                                                                                                                        <listing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listing>

                                                                                                                                            <dl id="wyipy"><pre id="wyipy"></pre></dl>

                                                                                                                                              <listing id="wyipy"></listing>
                                                                                                                                              1. <var id="wyipy"></var>

                                                                                                                                              2. <output id="wyipy"></output>
                                                                                                                                                  <del id="wyipy"></del>
                                                                                                                                                  1. <output id="wyipy"></output>
                                                                                                                                                    <meter id="wyipy"></meter>

                                                                                                                                                  2. <outpu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output>

                                                                                                                                                    <code id="wyipy"><object id="wyipy"></object></code>

                                                                                                                                                      <listing id="wyipy"><i id="wyipy"></i></listing>
                                                                                                                                                      <label id="wyipy"></label>
                                                                                                                                                      <acronym id="wyipy"></acronym>
                                                                                                                                                        1. <output id="wyipy"></output>
                                                                                                                                                        2. <listing id="wyipy"></listing>
                                                                                                                                                          <var id="wyipy"><rt id="wyipy"></rt></var>
                                                                                                                                                        3. <tt id="wyipy"><pre id="wyipy"><dd id="wyipy"></dd></pre></tt>

                                                                                                                                                          <del id="wyipy"></del>

                                                                                                                                                            <code id="wyipy"></code>
                                                                                                                                                          1. <output id="wyipy"><wbr id="wyipy"></wbr></output>